网址av

网址av

若用攻逐之法,则亏损脾阴,势所不免。惟七情伤损于内,则阴阳不相和合,胃无阴以和阳,则热聚而消谷;脾无阳以和阴,则寒聚而积水,两相搏激,故昏眩、烦闷生焉。

六味治肾,更加麦冬、五味以治肺者,非止清肺金之火也。巴戟天温肾不至大热,肾温而阳回,肝清而阴足,阴阳和合,内之正气既固,风热湿之外邪不必攻而自破,况原有攻之者乎。

一剂即此方脾肾两补之法。 每日一剂,服十剂,精神焕发矣。

夫疟病多本于脾寒,此方尤治脾寒圣药,凡是脾胃虚寒而得疟症者,将方煎服无不神效,正不必问其一日、二日之疟也。 四肢水湿不能出,自然上涌而吐痰矣。

用补阴之药以治痢,则实无不宜也。治法但治其瘀,不治其痢则得耳。

燔熬烹炙之物,肥甘醇浓之味,过于贪饕,酿成内热,津液干涸,不得不求济于外水,水入胃中,不能游溢精气,上输于肺,而肺又因胃火之炽,不能通调水道,于是合内外之水建瓴而下,饮一溲二,不但外水难化,且平日素酝,水精竭绝,而尽输于下,较暴注、暴泄为尤甚,此竭泽之火,不尽不止也。土伤则胃气更损,虽久积之痰顿失,新长之痰安保其不再聚乎。

Leave a Reply